全球精选

野性非洲 生命色彩——2019肯尼亚迁徙之旅

作者:leslie (芜湖)    2019-08-01   0

【前言】

非洲 ,人类共同祖先的摇篮,一直以来,它的名字都和野性、自由相连接,究其原因,与这里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以及年年在此轮回上演的百万动物大迁徙密不可分。2019年,我和我的“监护人”纹身男,在经历了一系列走不与走的行程纠结之后,终于踏上了野性之旅,追寻生命中最浓烈的色彩——走进 非洲 ,走进 肯尼亚 !
此行,除了心仪已久的角马过河、猎豹捕猎等场景外,我们总共拍摄到了136种不同的动物,其中 非洲五霸6种(犀牛分黑白两种),兽类32种,爬行类3种,禽鸟类95种。在本游记的最后一章,我会把这136种动物全部介绍给大家。

图为角马过河

图为猎豹捕猎

图为 非洲 五霸

【注意事项】

一、行前功课

游历之前,有必要很认真地介绍一下塞伦盖蒂大平原,以及什么是 非洲 动物大迁徙。
塞伦盖蒂,在当地 马赛 语中的意思是“无边的平原”,坐落在 非洲 的东部,是由 东非 持续喷发的火山形成的火山盆地。从地理划分上,它分为南部草原和北部草原,南部即塞伦盖蒂大草原,位于 坦桑尼亚境内,而北部则是 马赛 马拉草原,位于 肯尼亚 境内。火山喷发出的火山灰历经数千年的演变,在南部草原,即塞伦盖蒂大草原的土壤之下,形成了一层坚硬的火山岩层,高大的树木无法生根,因此直接造就了这里的稀树草原王国。
每年的11月至5月是塞伦盖蒂大草原的雨季,此时这里水草丰沛,是食草动物们的天堂。然而到了6月,旱季到来,雨区北移到了 马赛 马拉草原,塞伦盖蒂大草原上的青草很快枯萎,地面上的水塘由于水的大量蒸发,所含矿物质比重直线上升,水也成了毒水,不能喝了。断粮断水,迫使这里的食草动物们向北迁徙,先渡过较小的格鲁美地河(下图绿圈所示),大约在七月底,它们最终要渡过的是血腥之河——马拉河(下图红圈所示),进入绿草丰美的 马赛 马拉草原(下图蓝框所示),在那里等待雨季的结束,重回塞伦盖蒂。观看壮观的角马过河,正是我们此行的终极目标。



年复一年遵循着迁徙法则的 非洲 大草原食草动物们大约有两百万之众,主角是大约150万头角马,其它还有斑马和瞪羚。这150万头角马中,大约有50万头是新生儿,旱季出发雨季回归,这50万头小角马中只有大约10万头能够重新回到塞伦盖蒂大草原。
牛头、马面、羊须……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汉语叫角马,带角的马?其实它们不属于马,而是生活在 非洲 草原上的大型羚牛,所以另一种称呼叫做“牛羚”,更为合适。


二、旅行线路

此次旅行,我们依然选择了 广州 极至——带领我们去到南北双极的旅行社,优质的服务已经让我们之间产生了深厚的友情。
从7.19到7.31,全程共计13天7个目的地(如下图所示)。



三、行前准备

旅行必备的一些物品这里我就不赘述了,小黄本、转换插座、墨镜、帽子、长焦相机这些,都是去 肯尼亚 观赏动物所必须配备的装备。我想介绍的是几样特别的东西:
1、防尘口罩或围脖。在所有的自然保护区和 马赛 马拉大草原坐着老款的陆地巡洋舰寻找动物,车顶升起,尘土漫天,会让人充分感受到汽车拉力赛的风尘仆仆,如果不配备防尘物品,那就一个结果——吃土!
2、抓绒衫或薄羽绒服。说来别不信,7月的 肯尼亚 平均气温在10-25摄氏度,早晚温差很大,特别是晚上,格外的冷。在阿布戴尔 solio私人保护区,我们住的费尔蒙酒店,晚上要在壁炉里升火才能入睡;马赛 马拉前两晚,我们住在马拉河边的恩蒂姆酒店,晚上都充了热水袋。
3、防蚊喷雾和防蚊手环。在 桑布鲁 、博格利亚湖、 纳库鲁 湖和纳瓦 沙湖 ,蚊子很多。虽然酒店晚上都提前在房间了喷了防蚊水,但是还是不能保证晚上安睡,所以自己带,在酒店的基础上再做一遍防蚊工作,效果会更好,至少我睡得很安稳。
4、关于禁塑令。这一条非常重要! 肯尼亚 执行最严格的禁塑令,一切塑料袋都禁止入境,否则会有高额罚款和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打包物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把所有的塑料袋都换成无纺袋或 布袋、尼龙袋,能去掉的塑料包装尽量去掉,实在不方便去除的, 比如 面膜、方便面等物品的外包装,可以保留,这些是属于商品的原包装,是允许入境的。
5、带一些风油精或清凉油,可以作为小礼品送给当地人,这些很受他们欢迎。
6、尽量多兑换一些一美元和十美元的零钱, 肯尼亚 是小费制国家,很多服务是要给小费的,特别是酒店的行李员,他们基本不拿工资的,都靠为游客提行李获取小费作为收入。而巡游车司机的小费标准要更高一些,别舍不得,千万要记得,进入保护区和大草原,寻找野生动物的活儿大都是由司机承担的,我们没有人家的经验以及互通信息的呼台网络,所以能看到多少动物,很大程度上依赖司机哦。
7、榨菜、老干妈和方便面。为啥?还用说么, 中国 味、家乡味啊!如果你有国际胃,可以忽略这一条。
关于旅行前的准备大致就这么多,接下来,让我们从踏上 非洲 大陆开始说起吧!

【D1-D2:肯尼亚,你好……冷啊】

7月19日晚,我们极至 非洲 旅行团一行17人在 广州 白云机场登机,飞行13个小时,经停 曼谷 后,在7月20日早晨5点49分,降落 肯尼亚 内罗毕 国际机场,当时地面温度16摄氏度,还飘着零星的雨点——好冷啊!赶紧掏箱子加衣服!


机场内有荷枪实弹的警察,可惜禁止拍照。只好出了机场再拍“到此一游”照了。



按照第一天的行程安排,我们一行17人,外加一名地接导游 安东 尼和四名司机,马不停蹄奔向 桑布鲁自然保护区。然鹅……别着急,路上也会有惊喜。
出机场后吃早餐的地方,服务生是个 马赛 美女哦。



车一上路, 安东 尼就向我们介绍了 中国 的武夷公司——因为我们行驶的道路正是这家公司建设的。据说这条路从 内罗毕 通往 蒙巴萨 ,现阶段相当繁忙,而且也极易堵车。但是明年即将拓宽为双向12车道,成为 内罗毕 通往各大经济城市的主动脉。



沿途,作为地接导游的 安东 尼再三强调不要随便对窗外的人拍照,当地人对拍照比较抗拒,如果未经同意被发现有相机对准他们,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一直车行并不流畅,好在很快到了吃午餐的树上餐厅,惊喜随之而来。



震宇领队爆料说,这家餐厅附近有黑白疣猴看。于是顾不上吃饭,我连背包都忘记放下来,就跟着领队去找疣猴。可没走几步,就听到一阵阵高亢的叫声,寻声而去,见到了到达 非洲 后看到的第一种与众不同的动物——吐授鸡,即 肯尼亚 火鸡。两只公鸡正在脸红脖子粗地斗狠,争夺一只母鸡的青睐……





这鸡……真的挺丑的,还是去找黑白疣猴吧。求助于餐厅员工,他立即带我们绕到了餐厅后面的树林子里,大猴子小猴子大BOSS都在呢!




有没有觉得它们很像戴着清朝官帽的官员?




黑白疣猴的得名,来缘于它们的拇指,已经退化成了一个疣子。曾经它们因为漂亮的皮毛而受到人类捕杀,现在已经被列为珍贵的保护动物了。至少在树上餐厅周边,它们生活得非常自在。



同团的团友们闻讯赶来纷纷拍摄疣猴的时候,我却被忘记放下的背包勒得端不稳相机。正当我打算收手去吃饭的时候,远处树丛里又隐约冒出一个猴影……随手一抓拍,解锁了青长尾猴,当时在场的人大多没有看到呢!




拍罢猴子,终于可以坐下来吃饭啦!树上餐厅的烤鱼还是不错滴。



一路风尘一路颠簸,我们终于在7月20日的傍晚时分赶到了 桑布鲁 自然保护区。极至为我们安排的酒店位于保护区内,是保护区内唯一的酒店。初来乍到的我们,对什么都感到新鲜好奇,在开车前往酒店的路上就开启了此行的巡游。
偷拍的两位 湖南 团友。




夕阳下,满挂着织巢鸟鸟巢的金合欢树熠熠生辉,似乎预示着我们的 非洲 之行一定会满载而归。



桑布鲁 国家保护区位于 肯尼亚 的中北部,总面积约165平方公里。在这里,我们除可以寻找久负盛名的“ 非洲 五霸”之外,还有著名的“ 非洲 五特”(Special Five)是它独有的资源——网纹长颈鹿、葛式细纹斑马、 东非 剑羚、长颈羚和蓝腿 索马里 鸵鸟。
令人意外的是,我们的车刚进保护区没多远,就解锁了五特之一的长颈羚。



你看,这种羚羊能像长颈鹿那样站起来吃树叶!多么小巧优雅!
这只公羚羊断了一只角呢,不知道是和谁打架来着。



母羚羊



这只公长颈羚的角还算完整。



紧接着,我们像开了挂似地接连解锁了 东非 剑羚、网纹长颈鹿和葛氏细纹斑马。 非洲 五特,在我们刚到 桑布鲁 的当天下午,就只剩下 索马里 驼鸟没见着了!
东非 剑羚又叫直角剑羚或 东非 长角羚,体形较大。最特别的是角和脸:角又直又长,脸上则像是戴了个面具呢。



网纹长颈鹿又称 索马里 长颈鹿,它身上的网纹 平顺 规整,非常漂亮。




还没从网纹长颈鹿的美丽中回过味来,就看到司机 乔治 指向左前方的草坡——远远的,一群细纹斑马和葛兰特瞪羚正在悠闲地吃草。
细纹斑马是体型最大的斑马,身上的条纹较我们所熟悉的平原斑马更细更密,个人觉得也更漂亮。据说这个种类的斑马已近濒危,只能在 桑布鲁 保护区才能看到了。




和细纹斑马混在一片的葛氏瞪羚。 肯尼亚 有三种常见的瞪羚很容易混淆,一种就是葛兰特葛氏瞪羚,一种是汤姆斯汤氏瞪羚,一种是黑斑羚。辨认这三种瞪羚,我主要看腰和后脚,有宽宽的黑腰带的是汤氏瞪羚,后脚上方有黑斑的是黑斑羚,什么都没有的是葛氏瞪羚——当然,这只是个人土方子,未必都对。



我们一行人四辆车,一路走一路发现着,跟所有新来的游客一样,看到什么都止不住地兴奋,就这么耽误来耽误去,车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保护区里唯一的酒店,条件还挺好,夜里也挺热闹,一会疣猪叫,一会鬣狗哼,真不寂寞。酒店在每位游客的房门外 都安 排了安保人员彻夜执守,保证安全。




【D3:桑布鲁,捕食者的较量】

7月21日,晴。
清晨,月亮渐渐落下


太阳渐渐升起,阳光透过稀疏的矮树,投下斑驳的影子。



当整个 桑布鲁 自然保护区被阳光笼罩的时候,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空旷的草原上,一棵孤独的金合欢树下,成群的剑羚( 东非 长角羚)和葛氏细纹斑马列阵,所有的动物都面朝一个方向,气氛怪异且凝重。






一排排的细纹斑马,队形整齐,好像士兵一样严阵以待,似乎有什么一触即发!






顺着它们的目光望去,一棵灌木的树荫下,几只 狮子 赫然在目!它们正挤在一起大快朵颐。





斑马和剑羚们就这样直直地望过来,既不上前,也不回避,更没有我们想像中的奔离。它们在等什么?为什么看到 狮子 吃它们的同类还不赶紧跑开?
正疑惑着,用完美餐的 狮子 们一个接着一个满足地起身,望了望斑马和剑羚的方向,起身晃晃悠悠向反方向走去,身上还沾着猎物的血……





这些 狮子 们走向的是一处水源,它们吃饱之后,一个个跑到水边的树荫下卧倒,静静地守在水边,等待下一个口渴的猎物……





狮子 守住水源,等待前来喝水的猎物,总有能落入狮口的;而斑马和剑羚则以众相搏,赌的是生存的概率。这是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较量,这是 桑布鲁 自然保护区里每天都在上演的故事。我们有幸在踏上肯尼亚 的第二天,就当了这个故事的见证者。
其实吧, 狮子 吃饱了之后相互舔毛清洁,也并不都是那么凶神恶煞的。





看罢捕食者的故事,我们继续巡游,寻找更多的动物。

【D3:桑布鲁,生命之多彩】

集结翻飞的秃鹫,这些家伙对腐肉最为敏感,成群地在空中盘旋觅食——照片中这些是冠秃鹫, 东非秃鹫中的一种。






一只茶色雕不知道为什么会混在秃鹫当中。



茶色雕更适合在高空盘旋……





此刻同样在空中盘旋的还有吼海雕,当地人喜欢称之为鱼鹰。后来在纳瓦 沙湖 上,我拍到了它们捕鱼的身影。





网纹长颈鹿,头天晚上的相遇,隔得又远,天色又暗。没想到一夜过来的再遇,居然可以这么这么近……






真的很奇怪,金合欢树的刺比叶子还要长,长颈鹿是怎么做到吃到叶子还不被刺戳的?我可是被戳过两回,而且,还没吃到叶子……
“要不要我教你啊?”
“啊妖怪!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





告别网纹长颈鹿,继续我们的巡游。在一处浅浅的水源边,有一块平坦的草地,周围是相对茂密的灌木,在这里,我们解锁了 非洲 五霸之一的 非洲 象。
和其它种类的大象不同, 非洲 象不论公母都长象牙,所以,如果非得辨别公母,只能从屁屁后面看有没有蛋蛋了……



但是,象图中这样一步不离卫护着小象的,一定是母象。



象群是母系族群,在象群家族里当家管事儿的一定是母象,大象能够把自己的生存智慧和经验一代代传递下去。谁也不清楚它们是如何做到的,不过大象作为哺乳动物中脑容量最大的种类,一定具备相当的智商吧。
这头小象大概只有一岁左右,母象要下河喝水,小象跟在后面亦步亦趋,最后,是连滚带爬跌下了河岸,甚是可爱。




这头稍大一点的小象则在跟着妈妈学习如何往身上撒土。土和泥对于大象来说是天然的护肤品,一则可以防晒,二则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寄生虫的叮咬。





河岸边,一头更大一点的小象跟着妈妈在喝水,神同步啊!






小象,就是在充满母爱的环境中一天 天长 大。如果它是小母象,成年后会继续留在自己生长的象群中,如果是公象,则会不可避免地走上单身流浪汉的道路——直到它遇到一个愿意接收它的真爱为止。这就是象群家族的法则。



车行,颠簸。
突然,司机 乔治 指着窗外,不停地说:“Diki Diki!Diki Diki!”原来,他发现了犬羚。
犬羚大概是体型最小的羚羊了吧,小巧而机敏,据说它们的叫声就是Diki Diki的。两只公的小犬羚,瞧它们那纤细的小腿、大大的眼睛,让人顿生怜爱。




出发到 肯尼亚 之前,正值新版的《 狮子 王》上映,我可是特意去看了一遍,作为此行的预热,就是想着肯定能遇见当中的诸个角色。
果然,第一个出现的是彭彭……们。莫名的喜感,有没有?





仔细看,这只彭彭的身上,停着一只红嘴牛椋鸟,这可是帮它驱赶苍蝇和寄生虫的好帮手哦!




见过了彭彭,怎能缺了丁满?
路边的一窝小猫鼬,有没有萌到你?





说实在的,这一上午的时间虽然车颠尘飞,但是沿途的动物着实让我们应接不暇。
看,大草原猴。它们最大的特点是——公猴有两颗绿蛋蛋……




继葛氏瞪羚之后,黑斑羚也出现了,瞧,两只后蹄上方的黑斑多么明显!
公黑斑羚




母黑斑羚




路边草丛里露了个头的,是雄壮的公水羚羊。据说水羚羊喜欢生活在有水的沼泽地带因而得名。



草地上成群结队蜂拥而过的,是一窝一窝的珍珠鸡。有两个品种,一种叫鹫珠鸡,看它是脑袋,象不象秃鹫?



另一种是头盔珍珠鸡——蓝颊的是公的,白颊的是母的。



裸喉鹧鸪出现在路边的草丛里,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




就在上午的巡游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们终于解锁了 桑布鲁 野生动物保护区 非洲 五特的最后一特——索马里 驼鸟。瞧它那双大长腿,像不像套了一双蓝灰色的丝袜?这是一只公驼鸟。




中午,我们回到酒店休息,准备下午前往 桑布鲁 村参观。
不过在这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酒店的几种常客——
狒狒,领队再三提醒让我们关好门窗,谨防狒狒偷跑进屋偷走护照偷渡进 中国 ……



这只雌狒狒屁股红肿,表示正处在发情期。



刺冠八哥,栖居在酒店大堂外的树上,正午的阳光下,闪着黝黑的光……很像酒店的保安呢!




变色蜥蜴——这位出现在我房间的阳台上,算是邻居吧。看见它橙色的头没?还有颈背上的小脊突、耳孔周围则的刺状皮瓣……它是雌的,据说雄的颜色更鲜艳,更好看。



黑头群居织巢鸟。刚到保护区时,金合欢树上挂着的一个个鸟巢让人非常好奇,很想看看是哪位大神的杰作。后来才知道, 肯尼亚 有许许多多种织巢鸟,仅凭我这么来去匆匆的一趟,就拍到了七种之多。






最后这位邻居,只在吃饭的时候出现,而且,它还是《 狮子 王》里的重要角色——沙祖的原型,红嘴弯嘴犀鸟。



不过,它的雌鸟可不是红嘴,而是黑嘴,远不如雄鸟好看。



尽管如此,红嘴弯嘴犀鸟可是动物界出了名的恩爱鸟,雌鸟在孵化幼鸟时,会把自己和宝宝一起封闭在鸟巢内脱毛换毛,而每日餐食全靠雄鸟在外操办,雄鸟捕来食后会轻敲鸟巢让雌鸟出来取,这个过程中,万一雄鸟在外遇到不测,雌鸟和宝宝会一起死在巢里……
我就拍到了雄鸟取食自己不吃,送给雌鸟的照片,虽然它们并不在孵宝宝。



贪吃的沙祖——红嘴弯嘴犀鸟,每到早饭时间就出来和游客互动

【D3:桑布鲁村,与村民互动】

午饭后稍事休息,我们又坐着车一路颠簸着出了野生动物保护区,下午要参观的 桑布鲁 人村落就在保护区的入口大门外不远。



这里的村民还保持着相对原始的生活状态,女人持家(甚至包括修建房子),男人外出放牧。他们居住的房屋很简陋,严格地说大概只能算是个帐篷,高度大约1.5左右,进出要弯腰。面积也很小,全家人挤在一起,所谓的床,也就是垫了张羊皮的一小块地方而已,盖的也是羊皮。
但是为了迎接我们这些游客的到来,全村只要在家的村民都穿上最好最鲜艳的衣服出来迎接。



村里的长者喜欢聚在一起玩一种类似棋类的游戏



桑布鲁村的村民表演的钻木取火

年轻的女村民们更是载歌载舞拉着我们一起互动。





监护人玩得很HI啊



我们团很多人都给 桑布鲁 村带来了礼物,我把从家里准备好的笔、橡皮、创可贴、碘酒和万金油、医用药棉送给了村里的孩子们。



一起来看看村里的孩子们吧。他们虽然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但是几乎都是光脚的,而且卫生情况也不乐观。孩子们清澈的眼神令人难忘。






全村的孩子们



村里盛装迎接我们的妇女





这位是“村长”,村里的领头人,已入基督教。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过去,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我们回到 乔治 的车上,赶在日落前去参加落日小酌



很可惜浓密的云层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观赏日落的机会,但是站在岩石上,喝着小酒吃着零食聊着天,还是很放松愉快的……可不是,我光顾着吃喝,连照片都忘拍了……



偷拍的巡游中的团友们







【D4:阿布戴尔:犀牛王国】

7月22日早晨离开 桑布鲁 野生动物保护区,一路风驰电掣,路况很好,赶往阿布戴尔甜水保护区,去那里的solio私人保护区,希望邂逅犀牛与黑猩猩。


在阿布戴尔,我们入住了此行最好的酒店——费尔蒙酒店。说它好并不仅仅是指住宿的条件与环境,当然这方面它也是一流的。



完全的 欧洲 小镇风格,哪里看得出这里是 非洲 ?







更为重要的是,这家酒店刚刚好就建在赤道上,引得团友们纷纷在纪念牌处留影,我们两公婆当然不会例外……
朋友圈里说我们俩这是在划夫妻老婆拳,看看是有点像哈……



此外,这家酒店还引来了各种各样的飞禽, 埃及 圣鹳、秃鹳、 埃及 雁、花蜜鸟等等,都是在这里解锁的。游记的最后一章我有图文介绍。
办理好入住,我们立即驱车前往附近的solio私人保护区。这个保护区占地4.5万英亩,号称“犀牛王国”,刚到入口,我就发现了此行见到的第二种织巢鸟——绿腰织巢鸟。



solio私人保护区果然无愧于犀牛王国的称号,没多久,我们就近距离看到了一头黑犀牛




黑犀牛白犀牛,知道如何区分两者么? 安东 尼在车上给我们做了及时的科普——黑犀牛白犀牛其实都是灰犀牛,二者的分别在于嘴巴:黑犀牛的嘴巴尖而窄,适合吃树枝上的叶子(不过我们看到的这头正在吃地上的草)



而白犀牛的嘴巴宽而平,适合吃地上的草(下图是我在 纳库鲁 湖区近距离拍摄的白犀牛,为了说明二者的区别,特意提前发上来)



当然,solio私人保护区也有很多白犀牛,不过当天我们看到的距离相对比较远。
远远的这一对母子就是白犀牛。



保护区里,我们还意外地见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北方白犀牛墓地。
2018年,全世界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SUDNA去世了,等到现存的雌性北方白犀牛一个个离世,北方白犀牛这个种类将就此灭绝……




这个故事有点伤感啊,不过另一头黑犀牛的故事则要积极很多。
五年前,这只半瞎的黑犀牛被发现后,就一直被保护区喂养着。




如今,它每天都和这里的游客互动,成了一个明星,很受欢迎。



solio私人保护区里,还有一群被圈养起来的黑猩猩



我们赶到的时候,这个黑猩猩家族的成员基本都在——
大BOSS






大BOSS的众多妻妾们




由于大BOSS享有这个族群的绝对优先交配权,所以这只小黑猩猩基本也就是它的仔了。






在solio私人保护区,我们另一个巨大收获,就是解锁了 非洲 五霸之 非洲 水牛——可千万别小瞧人家的名字啊,先给你看张照片,有没有牛魔王的即视感?



整额头都是大角啊!还有三四吨重的吨位,在 非洲 , 它的对头可是 狮子 哦,也就是说,没有一头 狮子 敢轻视 非洲 水牛!




此外,我们还偶遇了 非洲 最大的羚羊种——大角斑羚。



离开的时候天色渐晚,我们又解锁了两种鸟类,一个是停在老远树顶上的猛雕,它是 非洲 最大的雕,栖息于沙漠、草原和林地等环境中,捕食蹄兔、野兔、羚羊、狒狒、蛇类、猫鼬、獴、蜜獾、巨蜥和其它鸟类等,甚至还捕杀胡狼、大耳狐、薮猫等小型食肉动物和各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幼崽,成年雕的捕猎范围的大约50平方英里。最大的特点就是白色腹部上密密的黑点,让人很远就能识别出。



另一种是尾羽极长的维达鸟。



【D5-D6:博戈里亚湖,粉红的约会】

7月23号,我们离开阿布戴尔,前往博戈利里亚湖,去观赏最热烈的粉红之海——火烈鸟群。当天正值中国 二十四节气里的大暑,可瞧我们在 非洲 的装扮,分明是大寒呢!


在去往湖区的道路上,我们刚好穿过赤道,这是我们此次在 肯尼亚 旅行的首穿,当然要留下到此一游照啦!还有证书呢!可惜就是这个点儿人太多了,拍照不好看。




我们入住的酒店,离博戈里亚湖开车只有十分钟的车程,所以,当天下午,我们就和火烈鸟相约黄昏后啦……


7月23日下午,初见火烈鸟

那是怎样的一种铺天盖地的红啊!

火烈鸟为什么是红色的?
那是因为它们摄取食物的湖水中有一种螺旋藻,这种螺旋藻含有一种特殊的叶红素,可以将火烈鸟的羽毛染红。

那为什么有些火烈鸟却是白色或灰色的呢?
那是因为它们是年轻的雏鸟,摄入螺旋藻的量不够多,等它们吃得足够多了,自然就红啦!

傍晚的湖边,领队震宇用手机帮我拍的“工作照”

我用相机帮地接导游 安东 尼拍的“工作照”

利用住在湖边的优势,第二天清晨6点,我们又一次来到博戈里亚湖观赏火烈鸟——早晨的景象与傍晚的浓烈有着明显的不同……

此时湖边变成我团的包场,我们离得更近,也更能体会到火烈鸟的活力与优雅

起落与飞翔

湖面上,一只秃鹳正在啄食一只火烈鸟的尸体,秃鹳是食腐动物,经常与秃鹫争食

我的监护人正在享受独处时光

来,看看我们是如何包场滴

清晨的湖边,我们包场了

【D6:纳库鲁,花豹失约】

7月24日早上8点多离开博戈里亚湖, 回酒店用完早餐,我们立即马不停蹄地奔向 纳库鲁 湖国家公园。途中,我们又一次穿越了赤道,这回标志牌周围干净多了,没什么人。
监护人凹造型







tags: 非洲
13 Years

Experienced

13年极地探险、高端旅行经验

专业团队

Professional

资深极地专家

100+

Global

超过100个国家与地区的产品

用心服务

Service

贴心照顾旅行生活的每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