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精选

东非动物大迁徙之角马过河

作者:孟英峰   2019-08-12   0

东非动物大迁徙,绝对是地球上最壮观的景象之一:两百多万只角马、斑马、羚羊在大草原上跋涉三千多公里的生存之旅!陡峭的河岸,湍急的流水,河里有阴险的鳄鱼、残暴的河马,岸上有凶猛的猎豹和狮子,角马群中还有大约二十多万只幼小角马,惨烈而壮观的大迁徙之角马过河,壮观、震撼、令人血脉偾张!
早就听说过这个地球上最壮观的自然景象,向往不已!终于今年下定了决心要去看看。为此还专门添置了重量堪比健身器材的长焦大炮,苦练摄影基本功一个多月,天天拍些鸟啊虫的,就为了具有到东非拍动物的技术水平!
十七个人的团,我和我的领导,我大学同学孙兄和他的领导;领队是我们南极游时的领队李震宇,一位笑起来像企鹅的小伙子;还有一位媒体记者、拍照和撰稿都一流的大才女孙云和她的纹身老公;还有其他十位团友。到达内罗毕有一位肯尼亚导游小伙子安东尼,他说他原来是白人,在中国读书时晒黑了!笑死了……!

四个人一辆越野车,我们的司机叫迈克,有三个老婆的肯尼亚人。




我们的领导们与肯尼亚司机朋友,左三为迈克

一行人四辆车,游历了桑布鲁国家公园、阿布戴尔私人动物保护区、博格利亚湖、纳库鲁国家公园、纳瓦沙湖,最终到达马赛马拉大草原。




旅游线路

到达马赛马拉大草原,眼望辽阔壮丽地稀树大草原,脑海里浮现出迪斯尼电影“狮子王”地开篇曲--生命的循环。一声宏亮的非洲男声划破寂静,随即而来的缓和而又富有节奏感的旋律衬托着斯瓦希里语的歌词,伴随着动物们前进步伐的节奏:Nants ingonyama bagithi Baba,Sithi uhm ingonyama,Nants ingonyama bagithi baba
Sithi uhhmm ingonyama,Ingonyama,Siyo Nqoba
Ingonyama,Ingonyama nengw' enamabala,
From the day we arrive on the planet and blinking, step into the sun.......

因为我重点想写写关于角马过河的感受,一路上关于美丽的长颈鹿、斑马、羚羊,威武而凶猛的狮子、豹子,高大而笨拙的大象,几十万只火烈鸟的壮观,奶凶呆萌的小狮子、小豹子、小狼崽,等等等等美不胜收的景象,建议诸位观看才女孙云的大作:野性非洲,生命色彩—2019肯尼亚迁徙之旅(马蜂窝网站)。这里只展现一组动物的照片。
















一组精彩动物照片


不过,手持单反相机加长焦大炮,站在飞驰越野车上期盼而焦急的等待,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遭遇什么的未知惊喜,镜头对准突然出现的动物狂按快门的愉悦宣泄,呼吸急促、瞳孔放大、荷尔蒙升高,那叫一个爽!以至于回到成都后接连几晚都梦绕马赛马拉,旅途的疲惫还未完全消退,内心里就在酝酿着下次再赴马赛马拉了!



马赛马拉的追拍动物



火烈鸟的拍摄

闲言少叙,在我们一行人被颠成薄饼、摇成煤球之前,终于到达了角马过河的地方—马赛马拉大草原。


导游安东尼告诉我们:本来七月底八月初是角马过河最集中的时间,但今年雨季到得早些,角马过河提前了。他还说:因为角马过河的时间和地点不确定,因此看角马过河是要碰运气的,有些人来了就看到了。有些人等了三天也没看到。
听了安东尼的一番话,大家的心都提起来了!心里默默地期盼好运气的降临。到马赛马拉的当天,虽然已经下午四点,但为了增加看到角马过河的几率,大家决定先不去入住酒店,而是直奔马拉河碰运气。
转了两个小时,看到了不少其它动物。别说没见到角马过河,就连大群的角马都没见到。看到其它各种动物的喜悦冲淡了没看到角马过河的沮丧,带着满足的心情住进了草原帐篷酒店。晚上睡在帐篷里,帐篷外是落单小象呼叫妈妈的声音,马赛警卫时不时用手电筒驱赶小象,防止它过分靠近帐篷。半夜又被疣猪吃草的哼哼声、狒狒打架的吼叫声吵醒。



马赛马拉草原上的帐篷酒店



帐篷内昏暗地照明,天黑不久停电

第二天用过早餐,带着中午的盒饭,开始了一整天的巡游,期待着!你要有经常上厕所的习惯就不要去马赛马拉了!
越野车在草原上奔驰,一路上不断惊现各种动物的场景。为了尽快捕捉到角马过河的机会,只要不是特别罕见的场景,我们都忍痛割爱了。一路上只是看到猎豹和狮子,我们驻足两次观看、拍照,其它时间都在飞奔、寻找。


此时车轮下是草原路况,相对平稳些。越野车飞奔,车上的全频道对讲机里交杂着斯瓦希里语交谈组成的交响乐,急促、短暂、亢奋和沮丧,这是几十、甚至上百辆越野车的信息交流,里面偶然蹦出几个英文词:cheetah、cheetah、gnu、gnu,……。各车的司机和导游都是以这种方式获取角马过河地信息的。这种关键时候一定要记住每天给司机小费,他会高兴、负责地捕捉信息、寻找最佳位置和角度。我们都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迈克捕捉信息。
我们先到了马拉河的支流去碰运气。此时河边上聚集了大群的角马,夹杂着一些斑马。但它们好像不太想过河,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命令!




河边等待渡河的角马群

沿着河继续巡游,终于见到了几处小规模的角马过河,角马群不大,河不宽,过河场景没有那么壮观。甚至有一处,角马挑了没有水的地方过河,我们戏称为“角马过沟”!随后赶到马拉河,路上碰到一个中国女孩说:前面有角马过河,都过了有30分钟了。匆匆赶到,已是风平浪静,过了河的角马群开始静静地吃草了!大家带着强烈的自我安慰的情绪议论纷纷:好吧!总算没有白来,看到了角马过河,尽管规模不大。况且还看到了角马过沟!还看到了过了河的角马群!




温柔的角马过小河

下午两点,饥肠辘辘。找了一处空旷、没有高草、有一棵大树的地方,确保没有危险后,大家下车,男前女后解决内急,然后树下午餐。记着不能留任何垃圾在草原上,哪怕一片纸片。餐后,有些团友因体力不支,集中在一辆车上回帐篷休息,我们继续巡游其它动物。收获颇丰,尤其是看到一只小猎豹,吃饱了午餐,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在那里打滚卖萌!






打滚卖萌的小豹子

回到帐篷营地,一夜不表。第二天六点,赶紧起床、洗漱、早餐,带好装备匆匆出发,直奔马拉河。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胜利往往产生于再努力一下的坚持之中。
来到马拉河,循着对讲机里的信息到达一个河口。天哪!大群的角马已经在岸边聚集、躁动,胆大的斑马在渡河点跃跃欲试,河里漂浮的鳄鱼只露出眼睛潜伏着,我想肯定也有豹子和狮子潜伏在附近。二十多辆越野车已经沿河排开。废话少叙,迈克立即来回寻找位置和角度。实在有点难,我们到晚了一点儿,好位置好角度都被占据了。聪明的迈克终于在一处河湾找到了合适位置,这个位置既可以观察到角马过河,也可以反过来观察到角马过河后冲出河沟的场面,美中不足就是有一个树丛部分遮挡了河的宽度。赶快安好豆袋、架好大炮等待,同时手上准备好录制视频的小黑卡。



等待过河的角马



跃跃欲试的斑马



鳄鱼



危险的河马



潜伏的鳄鱼

正在焦急地不知等到猴年马月的时候,角马群突然有了行动:角马过河开始了!
只见角马们成群结队、奋勇跃入水中,在水中奔腾跳跃、奋力向前,它们那敲入水中的四肢扬起了放射状的水花,它们那飞舞的尾巴带起了优美的水圈,它们在岸上扬起的淡黄色尘埃、在水中激起的灰白色水花,形成了一道迷幻的彩雾,将角马群笼罩在朦胧之中。








角马过河开始了

再调转方向看上了岸的角马群。角马们向箭一样的从渡河口处射出,迅速而又有秩序。如此之快的速度,如此之高的密度,居然没有任何擦挂和追尾。





到达出口(照片)


再看刚过完河、进入草原的角马们,一个个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奔腾跳跃,摇头甩尾,庆祝自己艰险的渡河成功。





奔腾跳跃,摇头甩尾,庆祝艰险的渡河成功

此时越野车上,只听众多相机快门的嚓嚓声犹如战场上的机关枪开火,瞬间竟产生了身处硝烟战场的穿越感。此时,手忙脚乱地转换于单反加大炮的连拍照片与小黑卡录制高清视频的忙碌中,几天来的疲惫、忧虑一扫而光,大脑与身体都处于高度兴奋之中。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尘埃落定,一切都渐渐归于寂静。马拉河静静地流淌着,没有吃到角马的鳄鱼依然保持姿态隐蔽着,过了河的角马群静静地吃着草,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过了河的角马群归于寂静

今天是我们的幸运日!
带着满足的心情结束了角马过河的巡游。今天真是我们的幸运日!非常难得一见的花豹,居然三次与我们照面!第一次,在早晨去往马拉河的途中,发现了花豹吃剩的早餐:半截血淋淋的羚羊挂在树上。没有见到物主。第二次,刚刚结束了角马过河的欣赏,启动越野车继续巡游。突然发现河对岸树上一只漂亮的花豹,吃饱了正在睡眼惺忪地休息,偶尔睁开眼睛瞥一眼河对岸的游客们。第三次,在去往午餐地的途中,又看到了一只花豹,正在把它的猎物—一只角马,拖到树上,吃完了午餐,再准备晚餐。


花豹的早餐



午休的花豹



花豹将猎物拖到树上



树上跳跃

今天真是我们的幸运日!大家怀着极其满足的心情,聚集到午餐地,照样是空旷、没有高草、有一颗大树的地方。在欢声笑语中共进午餐—随身带的盒饭!餐后,大家兴致颇高,在一起交谈感想,相互欣赏照片,最后发展成拍照、合影、唱歌、跳舞。小姑娘拍成了轻功高超的武林高手,肯尼亚朋友们也载歌载舞,Hakuna Matata……。





马赛马拉草原上的午餐、武林高手和歌舞

不虚此行,如愿以偿!刚刚结束,又想开始!
但我们看到的角马过河,还不是最壮观最震撼的。法国摄影师多米尼克.哈廷恩和劳伦特.莱纳德,二十多年来一直拍摄角马迁徙。每年,他们都要前往肯尼亚,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壮观景象。他们拍的照片才是最壮观、最震撼、最惨烈的角马过河。我们好好欣赏一下吧!








角马大迁徙之过河(法国摄影师哈廷恩-取自网络)

角马为什么要大迁徙?为什么只有在马赛马拉大草原才有这么宏大的大迁徙场面?探究这个问题,要从地质、气候的变迁入手。
根据现代地球科学的观点:
地球的内层结构由地壳、地幔、地核组成,类似于鸡蛋的蛋壳、蛋清、蛋黄。
巨厚的地幔层由可以缓慢流动的矿物物质组成,靠近地核温度高,靠近地壳温度低。在热作用下地幔物质产生对流:热物质上升,然后水平流动,冷却之后下降;在上升带就形成了海底山脉(海岭),在下降带形成了海底深沟(海沟)。
浮于地幔之上的是固体的地壳,其厚度只有地幔的百分之一。在地幔物质对流的驱动下,地壳被分裂为若干板块,并不断的漂移、碰撞、产生和消亡。


约3亿年前,地球上的大陆是连在一起的一大块超级大陆,称为泛大陆。
约2亿年前,泛大陆分裂成南方大陆和北方大陆两大块。
约1亿年前,南方大陆分裂为南美洲和非洲两大块,非洲大陆向北漂移。稍后非洲大陆又分裂出西部非洲大陆。南美洲大陆又陆续分裂出了南极洲大陆和澳洲大陆。
约5000万年前,西部非洲大陆又与非洲大陆合并,并继续向北漂移。
直到现在,非洲大陆漂移到现在的位置,我们关注的东非高原恰好到了赤道附近。



约3000万年前,非洲大陆板块漂移至地幔物质上涌的区域。上涌的地幔物质使地壳抬升、鼓起,形成了东非高原。最后上涌的地幔物质使地表开裂成Y型三叉裂谷系,这就是著名的东非大裂谷。红海、亚丁湾各为一叉,第三叉则为要撕掉东部非洲的巨长张性断裂带。



这条长度为地球周长1/6的大裂谷,被称为“地球的伤疤”。东非大裂谷谷宽几十至二百公里、深达一千至二千米,全长一千七百多公里,是世界最长的不连续谷。由于抬升运动不断的进行,地壳的断裂不断产生,火山喷发异常猛烈,地下熔岩不断的涌出,渐渐形成了高大的熔岩高原。高原上的火山群则变成众多的山峰,最高的就是“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高6000米的主峰基博峰峰顶有直径2.4公里的巨大火山口;第二高峰就是高5000米的肯尼亚火山。而断裂的下陷地带则成为大裂谷的谷底和湖泊群,非洲的大部分湖泊都集中于此,最大的就是尼罗河的起源地、非洲最大的淡水湖维多利亚湖。



雨季大裂谷(网络)



旱季大裂谷(网络)



大裂谷观景台



我们到达大裂谷观景台正在下雨

东非大裂谷造就了东非高原。由于地壳抬升和火山喷发,形成了非洲最高的东非高原,这是一个火山熔岩和火山灰堆积在抬升高台上的熔岩高原。火山灰为主的土壤条件还是不错的,只要有水,就会植被繁茂。虽然地处赤道热带,但由于海拔高、温度低,因此即便有水也没有形成热带雨林的条件,而形成了热带高原草原,而且是独特的“稀树草原”:广袤的草原上孤零零的一棵树。稀树草原是赤道至南北回归线之间的特有景象,实际上是热带雨林消退的产物。
可见,此处的热带高原草原,只要有水就会“水草丰美”,没有水就是“干旱贫瘠”。但恰恰高原是缺乏地表水源的。因此,此处是否“水草丰美”就完全取决于降雨:只要有降雨,就会“水草丰美”,没有降雨就是“干旱贫瘠”。而恰恰在赤道至南北回归线之间降雨有着规律的周期性,此处没有春夏秋冬四季,只有湿季(雨季)和干季(旱季)。热带草原气候的特点是:受赤道低气压带控制时,形成湿季;受信风带控制时,形成干季。如此周而复始地每年一次、循环往复。


稀树草原



水草肥美的雨季



干旱贫瘠的旱季

这个规律在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大草原上,就形成了该地区地雨季与旱季的周期规律:上半年雨季在塞伦盖蒂一侧,下半年在马赛马拉一侧。
应对旱季和雨季的周期变化,各种生物演化出来不同的应对策略。鳄鱼会躲在深洞里休眠,不吃不喝也不动,熬过旱季。甚至有一种鱼,叫肺鱼,把自己封在一个泥巴团里休眠,熬过旱季,天知道它怎么得知雨季到来,又怎么打破泥团出来呢?对于植物,像金合欢属、风车藤属类小叶乔木、灌木,它们拼命将根扎深,在旱季吸取深部水分渡过难关。而对于草来说,只有旱季枯萎,等待雨季苏醒繁茂。而对于吃青草的角马、斑马、瞪羚等食草动物,它们只好追着青草跑了!这就有了大迁徙,漫长岁月的每年大迁徙,甚至成了它们基因的一部分,天生的!



大迁徙的时间--路线

关键是此处在迁徙路线上又有了一条马拉河,陡峭的河岸,湍急的流水,河里有阴险的鳄鱼、残暴的河马,岸上有凶猛的猎豹和狮子,一百多万角马群中还有大约二十多万的幼小角马,惨烈而壮观的大迁徙之角马过河上演了!



要点总结:
1、 大陆漂移使东非高原处于赤道附近。
2、 东非大裂谷的地壳抬升和火山喷发造就了高海拔的东非高原。
3、 赤道附近的高原草原气候造就了每年旱季和雨季的周期交替,这种旱季与雨季的周期交替造就了“水草丰美”和“干旱贫瘠”的周期交替。
4、 在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大草原上,上半年雨季在塞伦盖蒂一侧,下半年在马赛马拉一侧。于是角马群追随着“水草丰美”,上半年在南边(塞伦盖蒂)、下半年到北边(马赛马拉),顺时针迁徙。
5、 在马赛马拉还有一条马拉河,于是大迁徙中壮观的“角马过河”出现了。




tags:
13 Years

Experienced

13年极地探险、高端旅行经验

专业团队

Professional

资深极地专家

100+

Global

超过100个国家与地区的产品

用心服务

Service

贴心照顾旅行生活的每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