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

北极植物——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游记(四)

作者:梅开季节699   2019-09-26   0

斯瓦尔巴德群岛处于北冰洋暖流带,由于洋流的作用,其温度明显高于同纬度的其他地方,一般夏季温度—3℃~10℃,冬季温度—26℃~0℃。因此,该地区的植物种类非常丰富,据资料介绍,有100多种开花植物,2000多种地衣,500多种苔藓。



北极植物主要生长在苔原上,苔原表面是崎岖不平、布满石块的永久冻土层,只有夏天地表才融化薄薄的一层,而且风很大。



北极常年温度低,一年的极昼和极夜天气达半年以上。


什么植物能在这么极端的环境下生长?它们又有什么特点呢?



一方水土养一方植物,神奇大自然赋予北极植物独特的秉性:


1,生长期短。需要在夏季短暂的2个月内完成长叶、开花、结果的全部过程。


2,植株矮小。由于光照少,生长极其缓慢,一年中只能生长几个毫米,成年植物只有几厘米至十几厘米高。


3,须根发达,且呈垫状或莲座状,以尽可能多地吸收地面反射的热量,减少自身的热量蒸腾。


4,耐寒。地衣在-20℃时仍能生长,苔藓在-10℃时还在继续发育,一些显花植物在-5℃时也仍然在生长。


5,花色艳丽且有趋阳特性。鲜艳的花瓣将太阳能聚焦到花蕊上,提供热量。大部分花向着太阳开放,可当作指南针。


6,植物的杆茎和叶片多毛,可在冰天雪地里为植物表层支撑起一个小小的保暖层。



从朗伊尔毕,到我们巡游中登陆到访的几个纬度更高的苔原,都能看到那些独具特色的小小植物。


由于之前对北极植物了解甚少,船上讲座介绍的这方面知识也不多。游览中,看到这些小小的花草,觉得很特别、很可爱,只顾着给她们拍照,却不知姓氏名谁。


回来后花时间补了点功课,加深了对它们的认识。



苔癣

是一种只有茎和叶、无根、小型的绿色植物,也是北极最常见的植物。



北极苔癣与矮小纤细的小草共生,在冻土之上形成薄薄的“绿色绒毯”,形成一道亮眼而又独特的风景线。



北极雪绒花

高不过十厘米,花径上顶着一朵白白的、绒绒的小球,白色的细绒在风中飘动,非常好看。



这种植物用毛绒绒的棉球保护自己的种子免受冻伤,绒丝可用作枕褥的填充物。



朗伊尔毕童话般的小屋前生长着大片的雪绒花,给小城增添了几分浪漫。



罗盘花

生长在乱石荒土中矮矮的土墩子上,叶窄而翠绿,花粉红鲜艳,花开在朝阳处,故又称为“指南针草”。


这种植物在冰岛、北爱尔兰都有看到,不过,也许是冰岛气候更适宜它们生长的原因吧,在冰岛看到的数量和花色品种更多。



据说,一个两、三寸高的罗盘花需要经历上百年的风雪寒霜。


瞧,这位“百岁老人”还这么精神!



虎耳草

植株高度不超过5厘米,呈密集的垫状,细小的鳞片状叶片对生。


这是挪威虎耳草



北极的虎耳草种类较多,分为挪威虎耳草、零余虎耳草、丛生虎耳草、簇虎耳草等。



五颜六色的虎耳草花鲜艳夺目,给荒凉的北极苔原增添勃勃生机。



零余虎耳草

10几厘米的纤细花茎上,一朵朵虎耳草花随风飘荡,使得单调的苔原生动起来。



丛生虎耳草



北极罂粟

生长在沙土、岩石间,花朵有五个花瓣,在看似荒芜的苔原上,绽放着她独有的美丽。



为适应气候,北极罂粟有一种特殊的本领——用花朵收集阳光。北极罂粟每一片花瓣都像是一面反射镜,可以把阳光的能量反射到中心的花蕊上,聚积热量,使种子尽快成熟。



仙女木

叶片光洁鲜绿,花瓣为奶油黄色,果实上有柔软的白毛,有利于散播种子。



它开的小花类似于北极罂粟,不同的是,花瓣有八瓣。



鼠耳草

叶繁密,花开呈伞房状,色彩清雅,北极苔原上最靓丽的花。


相对来说,仙女木、北极罂粟、鼠耳草是北极地区花瓣最大、最美丽的花。



北极石楠

一种矮灌,花朵呈钟形,是北极珍贵的野生植物。


由于它的树脂含量高,即使在潮湿的环境下也会燃烧 ,因纽特人把它作为重要的燃料来源。



肾叶蓼

多年生草本,茎直立,叶片具长柄,肾形,圆锥花序顶生,寒风中依然亭亭玉立。


据说这是北极唯一能被人的肠胃分解的植物,人在北极万一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此植物充饥。



珠芽蓼

多年生草本,营养较好,特别是果实成熟后富含蛋白质,是动物催肥抓膘的优质饲料。



剪秋罗

石竹科,花似小灯笼,别致可爱。



长毛马先蒿

茎杆与叶片多毛,叶缘呈锯齿状,叶片毛能防止水分蒸发和抗风。花冠有粉红色和白色。



地衣是地球上仍保持生命活动的最古老的生物。



丽石黄地衣

分布最广的一种地衣,经常生长在岩石表面。



山坡上大片的丽石黄地衣,据说,有鸟屎的地方才会有这种地衣。



绿色地衣,多见于海边的石头上。





北极柳

北极的“大树”,其实是一种趴在地上、树干隐藏在地下的小灌木,一种极耐高寒的植物,可以在多雪、冰川地带生存。



由于它在植物分类中属于杨柳科、杨柳属,也能飘柳絮,所以,它是名副其实的“柳树”!



一颗即将吐出柳絮的北极柳。



一片可能就是一株,抱团取暖,这样才能适应寒冷、风大地区的自然条件。



北极桦

北极的另一种“大树”,据说北极苔原上就生长着北极柳、北极桦两种树。



寄生在罗盘上的北极桦



北极柳、北极桦、仙女木等等植物,是北极驯鹿的主要食料。这头北极驯鹿在看似荒芜的山坡上认真啃食的就是这些“树木”和一些富有营养的植物。



记得乘坐橡皮艇刚登上苔原,看到岸边躺着许多饱经风霜的大树干时,我问探险队员:“这是什么树?哪儿来的?”探险队员回答说:“这是从西伯利亚漂流过来的白桦树”。


看来北极没有土生土长的大树,但有来自远方的“客树”!



北极也有蘑菇!



不知能不能吃?



还有不少可爱的小生命,很遗憾没有查到它们的名字!



不过,看上去都很像肉肉类植物,看来“肉肉”们分布很广、适应能力强,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从干燥炎热的沙漠,到湿润寒冷的北极,都能看到她们多姿多彩、阿娜多姿、萌萌诱人的身影。



以下几张照片,由团友@乐之花提供。

在此,深表感谢!










漫步在夏日北极苔原上,踏着松松软软的“绿色地毯”,望着一片片色彩斑斓、随风飘动的袖珍北极植物,感顿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同时更对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增添几份敬意。不禁赞叹:这些小小的生命是如何度过北极慢慢的长夜、长长的白昼,经受寒风冰雪的考验,年复一年地绽放着生命的光芒!





13 Years

Experienced

13年极地探险、高端旅行经验

专业团队

Professional

国内首屈一指的极地专家领队

100+

Global

超过100个国家与地区的产品

用心服务

Service

贴心照顾旅行生活的每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