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

一次难忘的旅程——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游记(一)

作者: 梅开季节699   2019-09-15   0

小时候,月光下,常常听老人讲北斗七星的故事,却不知,北斗七星下的那片土地与海洋,便是北极。


第一次从电视屏幕上,看到我国北极科考船抵达黄河站时,感觉那是一片非专业人士遥不可及的神秘海洋。


近几年,结识了一些喜欢旅游的朋友,看到她们从北极拍来的美片,便产生了想去的念头。


去年底,看了毕淑敏老师的《破冰北极点》一书,渐渐对北极有了进一步认识。


今年初,受朋友之邀,报名参加了极至旅行公司组织的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游。



北极,通常是指北纬66°33' 以北的地方叫做北极地区,也就是北极圈。北极圈内,太阳在一年中最长的“一天”终日不落,在最短的“一夜”则终日不升。假如人们各自从不同的地方出发,朝向北极星的方向走,最后大家一定会相遇在一个点上,这个点就是北纬90°——北极点。它是地球上最北的端点,是假想的地球自转轴北端与地面的交点。


有关资料介绍,北极地貌有两个有趣儿的特点,即两个三分之二:

第一:北冰洋占北极地区面积的三分之二。

第二:北冰洋三分之二海面终年覆盖着1.5~4米的冰层。



斯瓦尔巴德群岛,又译作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意为冷岸海岸。疆域为北纬74°到81°、东经10°到35°之间的所有岛屿、坻和礁,群岛共占地6万平方公里。岛上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已经发现了164种植物及160多种鸟类。



斯瓦尔巴德群岛,12世纪由北欧海盗首先发现,17世纪成为重要的捕鲸中心,20世纪初发现煤炭资源,并建立多个矿镇,现在只有俄罗斯和挪威仍在进行开采。几个世纪以来,英国、荷兰、丹麦和挪威等国对其提出主权要求。1920年,14个国家签署条约,承认挪威对该岛拥有主权,通行权和经济开发权为国际社会共享。


中国北洋政府受当时的好友法国政府邀请,于1925年参与签署了由海牙国际法院主持的《斯瓦尔巴条约》。因此,中国公民至今仍可自由出入该群岛,并在遵守挪威法律的前提下在那里进行正常的科学和生产等活动。


有人称“这是一块法国人硬塞给中国的土地”。


2004年7月28日,中国北极黄河科考站在新奥尔松挂牌成立。



2019年8月6日,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经由巴黎转机,抵达挪威首都奥斯陆。在此停留一个下午和晚上,浏览一下城市风光,缓解缓解长途飞行的疲劳。


午餐后,跟随金牌导游,途径挪威著名画家爱德华 蒙克作品《呐喊》的思想发源地,登上厄克贝里山,俯瞰美丽的奥斯陆峡湾。



站立在小山头,奥斯陆城市风光一览无余。



海面上腾起的歌剧院,是奥斯陆著名的现代建筑。



横跨峡湾的奥斯陆海上断桥



恰逢有大船穿行,断桥无法通行,行人只好等待。只见一位带着三个孩子的妈妈,边等待,边照看孩子,边熟练的编织着毛衣。看到这情景,顿时被这位妈妈的勤劳、巧手和乐观所感动,经她许可,留下难得的瞬间。



海湾中竖立着一座冰山雕塑,时刻警示着人们:地球气候正在变暖,要少用塑料,节约资源,减少碳排放,保护好人类共同的家园!



次日上午,乘坐SAS航空公司飞机,离开奥斯陆,飞行两个半小时,抵达挪威北部城市特罗姆瑟。



特罗姆瑟,位于北纬69度,挪威北部最大的港口城市,北极圈内一颗璀璨的明珠。因有北大西洋暖流通过,是一个终年不冻港。因去北极要在这儿办理欧洲申根国出境和斯瓦尔巴德群岛入境手续,又被称为“北极的门户”。



从飞机上俯瞰特罗姆瑟,令人惊奇的是,纬度这么高的地儿,竟然有大片的绿树和草坪(同纬度的格陵兰岛却是一片冰雪世界,树木难得一见),远处雪山和峡湾的倒影呼应着岸上错落有致的建筑和白色游艇,仿佛是一幅优美的油画。


望着眼前的景色,真心羡慕生活在这个背山面海、深藏于峡湾之中小城的人们。后来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不慎摔跤,在这儿住院治疗了一周。



飞机离开特罗姆瑟大约1小时后,飞临斯瓦尔巴群岛空域,窗外,蓝天白云下,阳光映照着山上的终年积雪。



飞行1小时35分,到达斯瓦尔巴德群岛首府——朗伊尔毕。走下飞机,受到北极的主人——北极熊的热烈欢迎!



朗伊尔机场,1975年建成,是斯瓦尔巴德群岛的唯一空中入口。

机场很小,飞机跑道很短,又建在永久冻土层上,夏季冻土有些融化,飞机着陆非常考验飞行员的技艺,也带给乘客特别的体验:着陆的那一瞬间,感觉好像是落在了厚厚的棉毯上。



走出机场大厅,望见一个醒目的地标指示牌,上面标注着此处是北纬78度,距离北极点1300公里、南极点18692公里、墨西哥城8425公里、伦敦3043公里,当看到距离我们的近邻东京只有6830公里时,顿时感觉地球并没有我原来想象中的大!



朗伊尔毕,一个只有2000多人的地球上最北端小城。因其极端的地理位置,拥有多项世界最北纪录。


这儿有世界上最北的大学,世界上最北的居民,世界上最北的街道,世界上最北的教堂,世界上最典型的北极生态风景。



朗伊尔毕,一个童话般的小城,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不准出生、也不准死亡的地方,否则违法。


重症病人和年龄大的老人必须离开这儿,孕妇也必须在临产前一个月离开。之所以这样,是由于这里严酷的自然环境所决定。由于温度较低,地表之下基本都是冻土,人们发现,埋入地下的尸体不会自然腐烂,因此有害细菌也不会消亡。所以重症病人必须送回挪威本土的医院去,除非猝死,无人有权死在这儿。



北极熊,无处不在的宣示着它的王者地位。


商店门口的北极熊,正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致欢迎礼。



商店里的北极熊,“温柔地”陪伴着客人。



二十世纪初,苏联人因开采煤矿在这儿建城,因当时开采技术落后,时而发生矿难,为纪念逝去的矿工,人们在市中心街道上竖立着矿工纪念塑像,塑像前摆放着纪念鲜花。



如今,采煤业、科研产业和旅游业是斯瓦尔巴德三大经济支柱。煤矿公司是这儿的最大企业。



2008年挪威政府在这儿建造了一个巨大的斯瓦尔巴德全球种子库(Svalbard International Seed Vault)。号称“世界末日种子库”。

种子库建造在滨临北冰洋冻土地带的岩石山洞中。它不易受外界气温变化影响,即使在断电状态下也能使种子处于低温环境中,适宜储藏。地窖建有1公尺厚的水泥壁。

种子库高度约海拔130公尺,即使格陵兰冰原全部融化也不会危及其安全。

据称,“世界末日种子库”储藏地球400多万种作物的种子样本,可以抵挡超强辐射、火山地震甚至是盐侵蚀等等人类目前所能想象到的一切灾难,以确保人类食物的来源和多样性。

半山坡下面三角形的灰色建筑是“世界末日种子库”入口,因为正在维修施工,我们无缘入内参观。



离开种子库,我们来到码头,乘坐橡皮艇,登上号抗冰船,开启为期10天的斯瓦尔巴德群岛游。


这十天,我们将告别黑夜,告别网络,告别尘世,安安心心度过一个漫长的“白昼”!



这十天,来自国内多地的七十多位团友和极至旅行公司的6位领队,组成一个和谐的大家庭,有缘修得同船渡——同吃一锅饭,同观一处景,同唱一首歌。顺利抵达北极北纬81度。



我们一起来到中国北极黄河科考站,感受极地科考工作的神圣,体验科考人员生活的艰辛。



我们一起听取了专业探险队员的精彩讲座,收获了关于北极地理地貌、动植物等方面的知识。



我们一起登陆苔原地,乘坐橡皮艇巡游冰川、鸟涯,近距离观赏北极珍稀动植物与鸟类。



这十天,我们同甘共苦,休戚与共。


难忘我们看到弓头鲸时的异常惊喜!探险队长阿里说:她从事北极探险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我们哪儿来的好运气?巡游第二天就遇到大“鲸喜”!



难忘我们在茫茫北冰洋寻寻觅觅30多小时,终于寻到一只北极熊,大家屏住呼吸、手持长枪短炮“横扫”北极熊时那激动人心的情景!



难忘我们一起包饺子时的欢声笑语!



难忘我们看到北极熊后心满意足的举杯同庆!



这十天我们观赏了美景,增长了知识,拓宽了视野,开阔了胸怀,结交了朋友,收获了友谊。



衷心感谢极至旅行公司的精心策划与安排,令我们经历了一次难以忘怀的旅程!




13 Years

Experienced

13年极地探险、高端旅行经验

专业团队

Professional

国内首屈一指的极地专家领队

100+

Global

超过100个国家与地区的产品

用心服务

Service

贴心照顾旅行生活的每个细节